当前位置:首页 >> 乐虎lehu168国际

在李敏家客厅里爸爸妈妈的照片分别挂在两边她为何要这样挂?

发布时间:2022-07-16 08:54:40   浏览次数:5次   作者:超级管理员

  在李敏家客厅里爸爸妈妈的照片分别挂在两边她为何要这样挂?在李敏家的客厅里,分别挂着爸爸毛主席和妈妈贺子珍的照片。但李敏并没有将这两张照片摆放在一起,而是分别挂在客厅西墙和东墙上。

  毛主席和贺子珍的爱情,在他们*初的十年间,可以说是相濡以沫、携手共进的十年,两个人没有一见钟情,但也充满了温情,虽然是**次见面,但都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1927年,秋收起义失败后,毛主席带领着革命队伍到达了井冈山,此时的贺子珍却在江西永新指挥着永新暴动,随后,跟随队伍来到了井冈山,成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**个女战士。

  当毛主席**眼见到贺子珍时,他愣住了,他没有料到,在井冈山的“头面人物”中,竟然有这样一位年轻的姑娘。

  当袁文才介绍说:“她是永新的干部,叫贺子珍。”内心的疑团才解开,他爽朗地笑着说:“我还以为她是你女儿,或者是哪位同志的家属呐!”

  穿着一身破旧的灰色中山服,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识别带。个头很高,很消瘦,颧骨都突出来了。头发从中间向两边分开,比较长。皮肤晒得黝黑,神色上还留有经过激战后没有恢复的疲劳。但是一双眼睛很有神,显得睿智、温和。脚因为长途行军磨伤了,没有得到及时治疗,伤口化脓,所以走起路来有点不得劲。

  热心肠的贺子珍,**次见到,发现他的脚受伤之后,当天就不由分说地为擦洗换药,贺子珍这样的举动感动了,一直把这件事情记在心上。

  许多年以后,当同李敏回忆起这件事情的时候,他说:“你妈妈当初,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让我把脚伸向她的手里,她小心翼翼地揭下我脚上的药膏,又起身忙去熬药,给我洗脚,给我敷药。”

  李敏说:“爸爸说从那时起,他就知道,妈妈确实是一位今后可以与自己共同战斗的好姑娘。”

  随着两个人在一起工作的时间越长,贺子珍对的印象也越深刻。有一次,一支外县的地主保安队突然向塘边村袭来。几十名全副武装的敌人,以密集的枪弹向守在要道上的塘边暴动队发起进攻。

  塘边地处遂川、莲花、和永新三县的交界处,当时,虽然永新的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,但塘边附近好几个县仍然是敌人的天下。当时,正在这里活动,蒋介石得知以后,以五万大洋作为悬赏,下令捉拿!贪财心切的保安队,立即向塘边发起暴动。

  当时,贺子珍正在房间同分析调查材料,听到枪声和暴动队员,不禁大吃一惊。贺子珍心里十分紧张,因为塘边有一个连的红军,还有的一个警卫员,但是,因为事发突然,这些人都被分散到各个地方去做群众工作了,一时间无法集中。

  而暴动队员大都有枪,光靠他们能不能顶住对面,还是个问题,万一顶不住,的安全就完全没有保障了……贺子珍越想越乱。

  当她抬头看着时,却发现却非常冷静,仍然在慢条斯理地抽着烟,稳稳地坐在凳子上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  其实,正在分析眼前的局势,贺子珍想到的,他当然都想到了,在看来,来的是敌人的先头部队还是一小部分保安队,目前还没有搞清楚,这一仗如果冒险去打,有可能陷入被动,危及塘边人的安全。于是,下令让所有人撤出村子。

  之后,、贺子珍和其他人便隐藏在密林深处,注视着敌人的动向,敌人进村之后,找不到人,料到大家都有所准备,他们怕中了红军的埋伏,不敢久留,没过多久便离开了。

  这次遇险,虽然不是什么大事,但在贺子珍的生活中,却是一次关键性的、有决定意义的事件,因为亲眼目睹了在危急时刻,竟然如此的镇定自若,沉着应付。而这种冷静、自信和力量,正是自己所缺少的。

  其实,在之前与接触过程中,贺子珍便常常拿自己和相比,每次相比,都感觉自己年轻幼稚,同时,从身上,她能感到对方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无穷的力量。

  这种优异的、革命者的素质,强烈地吸引着她,每当她来到他身边,就感到增添了勇气和力量,在他的帮助和指点下,贺子珍感觉自己也变得聪明和成熟了。

  而且贺子珍能感觉到,对她的帮助是十分热心和真诚的,大到政策、思想、方针,小到工作作风、工作方法,都耐心地给予指导。

  自从上了井冈山,贺子珍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好老师,遇到有什么事情想不通,或者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,总喜欢去征求他的意见,请他帮助出主意。

  而这次的突发情况,让贺子珍的情感突然产生了微妙的变化,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念头:要是能够永远在他身边工作,经常得到他的帮助和指点,该有多好!

  像所有年轻女孩子一样,喜欢一个人,却不敢轻易吐露自己的心事,尽管贺子珍自己就是反封建的先锋战士,但在面对或者想起时,胸口总是怦怦直跳,平时勇敢、大胆、泼辣的作风也变得无影无踪了。

  而细心的也从贺子珍那害羞的神态和表情中,也看懂了这个年轻、质朴的姑娘那颗火热的心。

  有一天,贺子珍外出工作回来,和往常一样轻手轻脚地走进的房间,见正在伏案写着什么,便一声不响地倚在门框上,深情地注视着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停笔沉思,一抬头,正遇上贺子珍那双炽热的眼睛,两个人的目光撞击在一起,擦出了爱情的火花。贺子珍赶紧把害羞的目光移到了自己的脚尖上,不自然地揉搓着自己上衣的衣角。

  搬过一把竹椅,让贺子珍坐下,沉默了一会儿,温存地对贺子珍说:“你是个好同志,好姑娘,我很喜欢你。”那天,他们谈了很久,两颗赤诚的心在不知不觉中慢慢靠近。

  1928年5月,和贺子珍,在众多同志的见证下,在战火中开始了他们的十年婚姻。

  在井冈山的时候,*舒服的是夏天,*难熬的便是冬天,特别是到了晚上,在夜里写作的时候,常常冻得连笔都拿不住,不得不靠搓手、哈气取暖。

  好心的老人家见状,给送去了一篓木炭,贺子珍把木炭点着后,便把炭盆放在的脚旁边,然后再把唯一的御寒装备披在身上。

  每当写累了,冻得睡不着的时候,就干脆和贺子珍聊起天来,寒冷的夜晚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。

  晚年的贺子珍,回想起和一起在井冈山的日子,总是说:“物质生活虽然贫困,但我们的精神生活却是富有的。博览群书,肚子里墨水很多。夜深人静,他写累了,就给我讲他读过的故事、讲他的诗文。他的话,把我带入一个五光十色的书的世界。我盼望有一天,也能像他那样,在书的世界遨游。常常是一个讲着,一个听着,不知不觉迎来新的一天。”

  然而,革命的岁月是艰辛的,从1927年到1937年,中国革命史上发生了太多的变化,的工作同样也经历了人生的低谷。

  在那段时间,贺子珍始终不离不弃地陪伴在身边。李敏曾这样评价爸爸和妈妈贺子珍之间的情感:“无论是在井冈山的艰难岁月里,还是在漫漫长征途中,这种生死与共、患难相交的战友情,使爸爸与妈妈相依相随了10个年头。这种情,这种意,是难以割舍的。”

  1937年,贺子珍决定离开延安,去苏联学习,多次劝说,但贺子珍去意已决,殊不知,这一别,竟成为了他们之间一辈子的痛。

  1947年8月,贺子珍带着女儿娇娇和毛岸青回到了中国,在此后的几十年里,贺子珍只和毛主席见了一次面,虽然无法见面,但她心中始终惦记着毛主席,包括他们之间使用过的东西,贺子珍也珍藏着。

  有一次,贺子珍在和嫂子李立英交谈的时候,当她得知自己在苏联的那段时间,是毛主席替她尽孝,为老人养老送终时,贺子珍的眼泪就像拧开了的水龙头,止不住地往下流。

  贺子珍感念毛主席的不忘旧情,看到毛主席对自己的家人这么关心,越发觉得对不起毛主席,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自己的任性,多次拒绝毛主席的劝说,不肯回头,两个人如今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……

  贺子珍边哭边打开了从苏联带回来的小提箱,取出一条红色的毛毯,一边抚摸着一边对李立英说:

  “这条毛毯是我和毛主席的纪念物。它陪伴我们一起生活了好多年。这上面有一个大洞,是主席在长征路上烤火时烧坏的。到了陕北,我请老乡用土羊毛织好补好了。我同毛主席怄气走了,可我把这条毯子带走了。我也是忘不了过去的深情呀!”

  在她和爸爸独处的时候,爸爸总是频繁地提起妈妈贺子珍,而且这已经成为了父女见面时*重要的话题了。

 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爸爸常常会谈论妈妈的身体,她的疾病和她的孤独。说到难过处,两个人都会长吁短叹。这时,李敏才发现,爸爸的心情比自己还沉重,他对妈妈的怀念比自己更深切。

  而每当传来贺子珍的病情有所反复的消息,她和爸爸见面时的话题更是绝大部分都涉及贺子珍。

  是一个念旧的人,李敏发现,爸爸和她在一起的时候,经常也会和她谈起他们之间的故事。他会告诉李敏,她妈妈当年年纪虽然很小,但从小便懂得追求进步,投身革命。

  他同李敏讲,妈妈贺子珍小名桂圆的由来,说到这个的时候,毛主席总会说:“我喜欢你妈妈这个名字。”

  除了日常交流,李敏发现,爸爸会把对妈妈的情感寄托在一些特别的事物上。比如玫瑰花,因为玫瑰的瑰与贺子珍原来的名字桂圆的桂字是同音字。

  有一次,一位外国朋友送给毛主席一盆黄玫瑰。黄玫瑰是玫瑰中*名贵的品种,毛主席收到后,非常喜欢,但他没有把黄玫瑰留在自己身边,而是送到李敏屋里。

  收到花后的李敏,没有说一句话,毛主席也没有说一句话,但都心领神会,对这盆玫瑰也是倍加珍惜。

  因为看着这株玫瑰,父女俩就会想起了不在身边的妈妈,似乎与贺子珍之间的距离也缩短了。

  而李敏自己也比较喜欢花,在她的房门口,李敏种着各种花,其中就有颜色各异的玫瑰花,在见不到妈妈的日子里,李敏就用这些玫瑰花来寄托自己对妈妈的思念。

  每到下午两三点钟,毛主席起床后,在院子里走动时,总是会不自觉地在李敏的小花坛面前站一会儿,有时还会亲自为这些花浇水。

  有一次,毛主席把李敏叫到跟前,递给李敏一包东西,说这些是专门买来送给她的。李敏回到房间之后,打开发现是两个细瓷五寸碟子。

  李敏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会送她两个碟子,当她拿着盘子左看右看的时候,突然明白过来,盘子的边上全是玫瑰花,爸爸正是因为这碟子上的玫瑰花,才特意送给她。

  1976年,毛主席病重,李敏得知后,不顾一切来到中南海,李敏没想到,这是她*后一次见到她亲爱的爸爸。

  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毛主席,听到动静后,微微睁开双眼,认出李敏之后,颤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手,拉住李敏。

  李敏看到爸爸病成这样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但她竭力忍住,不让眼泪流出来,轻轻地叫了一声:“爸爸。”

  “娇娇,你来看我了?”毛主席望着李敏,目光中充满着怜爱和惦念,用微弱地声音询问道,“你为什么不常来看我呢?”

  虽然此时毛主席重病在身,但他还清楚地记着李敏的年龄,李敏再一次从父亲身上感受到了父亲对她深沉的爱,接着,毛主席艰难地打起了手势。

  他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连成一个圆圈,说了一句话。当时,李敏没有听清爸爸说的话,直到多年之后,李敏才从爸爸的动作中悟到,爸爸可能是想要问问妈妈的近况,因为妈妈生于中秋,小名叫桂圆。

  1976年9月9日,毛主席与世长辞,此时,在上海的贺子珍听到毛主席去世的消息之后,犹如晴天霹雳,悲痛地哭了好几天,情绪极其低沉。

  她一边哭一边说:“你们的爸爸走了,他临终时连儿女都不在身旁,送送他,好可怜的!”

  贺子珍深知自己没有条件去北京为毛主席奔丧,她只能在上海,在她的心灵里,默默祭奠着毛主席。虽然自己不能去北京,但她却让自己的亲人去北京,请他们代她向毛主席致敬。

  毛主席去世之后,妈妈贺子珍便成了李敏*牵肠挂肚的人,1984年4月19日,贺子珍的心脏在抢救中停止了跳动,生命永远定格在了75岁,在毛主席去世8年之后,贺子珍也去了另一个地方陪伴着毛主席。

  贺子珍去世后,李敏在妈妈的遗物中,看到了当年爸爸送给妈妈的真丝手绢,和那条贺子珍一直带在身边的红毛毯。

  尽管红毛毯已经很久了,而且还被烧坏过,织补过,但贺子珍一直将她珍藏起来,因为它记录了贺子珍和毛主席一段美好的人生回忆。

  爸爸妈妈去世之后,李敏在家里的客厅分别挂上了他们的照片,东墙的柜子上是妈妈的照片,照片里的贺子珍,白发苍苍,神情开朗,笑容可掬,面容丰润。

  在房间的西墙上,挂着爸爸毛主席在延安时的一张照片,照片上的毛主席,戴着解放帽,衣领敞开,满脸笑容,既潇洒,又健康。

  看着她们的照片,李敏说:“爸爸和妈妈生前未能实现白头偕老的愿望,在他们去世之后,他们的相片日夜厮守,相视而笑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